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新闻相依为命的日子

问题总是值得问的,虽然不一定都值得回答

 
 
 

日志

 
 

范一飞:我更愿意说说我们的忧虑  

2006-02-26 20:22:35|  分类: 对话决策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一飞:我更愿意说说我们的忧虑

2006年02月17日 20:58作者:温秀来源:中国经营报

  经历重重磨砺踏上香港市场的建行似乎正在迎来它迟到的“蜜月”。

  2月14日,建行宣布,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939HK)将于3月6日起被纳入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国企指数”)。消息一出,股价旋即上涨。

  2月15日,范一飞却告诉记者:“我们依然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我更愿意说说我们的忧虑。在我们能力还没有完全具备的时候,挑战已经到来。”

  从一线财务人员做起,经历过许多“生死考验”的这位建行最年轻的副行长,俊朗而率性。记者只是开玩笑地动议他破费两元钱买下我们当期的报纸,他却当真掏出钱包付钱。记者发现这位银行高管的钱袋中:除了几张建行自己的银行卡外,总计有十几种面额的人民币1586.32元,港币170元。

  与会面的轻松气氛相对照的是,范一飞的话题有些滞重。

建行的先发效应在逐步衰减面临的竞争和挑战压力加剧

  《中国经营报》:建行的上市成功和后市表现似乎让投资者赚了不少钱,国有资产也得到了保值增值。这是否意味着建行已经过了风口浪尖,你的忧虑是什么?

  范一飞:建行上市成功及后市表现的确让我们很欣慰,但股价的上升也对管理层形成了更大的压力。事实上,我们依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

  一是宏观调控尚未结束,经济运行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特别是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问题相当突出,随着这一问题的暴露,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些影响。

  二是同业竞争日益加剧。2006年外资银行可能大举进入,内资银行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事实上,现在大家都在争夺高端客户,在有限的领域展开激烈竞争。所谓有限,就是一些市场发展潜力可能很大,但就目前而言,可供选择的产品或可营销的客户十分有限。比如,各大银行都在高端理财这个狭小空间里展开激烈的争夺。随着其他银行股改向纵深推进,建行的先发效应也在逐步衰减,面临的竞争和挑战压力加剧。

利率和汇率改革步伐超出了我们原有预期

  《中国经营报》:汇改加速对银行的经营带来很大挑战,建行的情况如何?

   范一飞:的确是这样,利率和汇率改革步伐超出了我们原有的预期。中国银行业长期习惯于国家管制利率和固定汇率,怎么在自由化的利率和浮动汇率体制下去经营,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事实上,在我们能力还没有完全具备的时候,挑战已经到来。现在我们的市场风险以及面临的相关问题越来越多。以外汇为例,我们目前还有一块美元敞口,怎么去规避汇率风险。特别是在人民币升值幅度比较大的时候,我们的压力就会更大——因为受到国家汇率管制,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去应对。当年新增效益相当一部分会被汇率风险带来的损失吃掉。

我们从未得到过这么多的赞美和光环,不过更该看看压力和不足 

  《中国经营报》:刚才你谈到很多来自外部的、银行无法左右的压力,那么银行内部是不是也存在一些困难和挑战呢?

   范一飞:的确是这样。建行确实是一个好银行,这几年的股改也已初见成效,发展也面临很多有利条件:我们已经有一个初步成形的公司治理结构,有美国银行和淡马锡两个重要战略投资者的协助,有庞大的客户群体基础,有优秀的员工队伍。前一段时间我们获了很多奖,公众评价也比较积极,大家看到了好的一面似乎比较多。老实说,我们从未得到过这么多的赞美和光环,不过我觉得也该看看压力和不足。

   从银行自身的经营来看,主要存在以下一些问题和挑战。一是效益增长难度越来越大。建行现在的效益不错,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过去国家在政策上的扶持,包括不良资产的剥离,以及税收的减免,这些因素我们在招股书里都有详细说明。今后如何能够保持或提高利差、发展收费业务及不断提高资产质量,都会有新的挑战。

   二是我们正在推进业务转型。由传统的以存贷款业务为主,转变为综合性经营,增加收费业务。我们的资产业务目前依然主要以大公司为主,把个人和小企业业务吸引过来,也是我们转型的一个方向。但毕竟知易行难。国内银行大都有同样的转轨战略,但成熟市场又十分有限,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拓展新的市场。我们的组织架构、管理体制、激励机制、人员能否适应这种转变,都很令人担心。

   三是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还有待进一步推动。比如激励机制的改革。目前短期的绩效考核的大致框架已经有了,但长期怎么激励,依然是一片空白。主要是因为长期激励机制的改革会牵扯到多方利益,包括股东利益,所以推动起来非常困难。许多国有企业都做出了一些尝试,但并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特别是人的管理很大程度上还带有旧体制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实现激励机制的转变困难重重。

  《中国经营报》:看上去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范一飞:我们现在的确感到困难很多,压力很大,但最困难的还没有说。那就是我们不可能把业务停下来搞转型,不可能把机构停下来搞改革。既要给股东一个满意的回报,保证即期效益目标不打折扣,还得进行一系列深层次的改革,这是真正的困难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