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新闻相依为命的日子

问题总是值得问的,虽然不一定都值得回答

 
 
 

日志

 
 

刘明康:银行在变  

2006-01-23 01:35:15|  分类: 对话决策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明康:银行在变

2006年01月06日 18:42作者:温秀来源:中国经营报

  2005年银行改革的最大亮点就是国有商业银行的改制上市取得重大进展。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点评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前后的变化,表示改制后的商业银行已经初具造血功能。刘明康同时透露,2006年银监会将进一步加强审慎监管,配合国家宏观调控,“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

更有效的董事会更透明的信息披露银行改革渐入佳境

  《中国经营报》:改革之后的银行,是不是真正成为了市场经济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刘明康:在国务院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领导小组领导下,银监会积极参与了改革全过程,应当讲,我们对这次改革的成功是很有信心的。

  在过去产权单一化和利益主体单一化情况下,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所有者和经营者混为一体,即使经营不好,但因为它同时是所有者,所以国家根本无从问责。现在银行通过改革,引入境内外战略投资者,上市之后还有公众投资人,使过去产权单一化和利益主体单一化问题得到了初步的解决。当然,离根本解决的目标还相去甚远。另外,在股份制改革之后,所有者缺位和越位的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

  《中国经营报》:过去银行承担了很多行政职能,改制后的银行是否依然要承担这些职能?

  刘明康:改制后的银行不存在这个问题。政府早就不干预贷款了,至于“出口关”,比如企业破产方面的问题等,政府还有不同程度的、阶段性的影响但我相信,三年以后就不应存在这个问题了。

  《中国经营报》:改制前后,这些银行究竟有哪些变化呢?

  刘明康:根据我们的调研,改制以后的银行在三个方面发生了初步但很深刻的变化。

  首先是董事会发生了变化,开始真正发挥了作用。过去的董事会没有,有也是个摆设,一年也未必开一次会。现在董事会下至少设了风险管理、审计、人事薪酬、关联交易四个委员会。把董事会代表所有者的载体做实,这是一个最大也最重要的变化。

  他们每两个月或每个季度,一定要开一次很深入的会。同时我们规定审计委员会的领导一定都是独立董事,一般是是国际专才。特别是战略投资者引进后,他们的独立董事,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些独立董事和股权董事在发表意见的时候非常专业,且从不轻易盲从。过去经常讲“董事会一致通过”,现在很少出现所谓的一致通过的情况了,常常有反对票,也有弃权票。并且反对和弃权的人都会全面表达自己的意见或事先进行大量的质询。以后你可以去专访一下战略投资人的独立董事。他们都是全世界一流的,在银行里起了很多作用。而且在上市后对小股东利益的保护方面,也认真发挥其作用。改制后的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层形成了独立发挥作用,相互制衡的一个结构。现在的董事长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这是他们体会到的最大的变化,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第二个大的变化是,银行经营从追求规模到讲求效益,第一次开始使用了风险资本的概念,用风险资本来配置银行资金资源和信贷资源;第一次使用了全面科学的信贷成本的概念,就是说贷一笔款不只有存款成本,还有资本成本和信贷成本。信贷成本是说,你不但要占用我的资本金,更重要的是需占用我的风险拨备,这是过去所没有的。建行已经全面使用了经济增加值(EVA)的概念,来进行整个银行的绩效考核。中国银行使用了风险抵扣后的股本回报率(RAROC)的概念。用这个方法来衡量银行各个经营单位发展的质量,是科学发展观在银行业的体现。如果说2005年银行业科学发展有一个亮点的话,这就是最大的亮点。

  我们过去是用存款增长率、贷款增长率、市场占有率的增长来衡量发展绩效,其实是一种粗放型的经营考核指标,没有体现科学发展观。因为银行很可能存款上去了,贷款上去了,市场占有率上去了,但风险可能也上去了。所以更要学会管理风险。

  第三个变化是,银行业从两本账到一本账,改革以后的信息披露和信息透明度大大加强。很多人都不知道,在2002年以前,我们的银行业大都是两本账。但改制以后的银行全部做到了一本账,信息披露质量大大提高,因为要满足上市银行的要求。现在数字一出来,马上就向社会公布,内外一本账,一模一样。

商业银行初具造血功能创新不要“试蠢”

  《中国经营报》:那么商业银行的造血机制究竟应该如何培养?

  刘明康:金融作为经济的核心,还要国家不断反哺,不断地去扶持,去输血,如何能保证经济的安全和稳定?所以银行一定要有自身的造血机制,即银行可以自己补充资本金,满足业务发展需要。国际上先进银行业有一个基本标准,即资产回报率(ROA)在1.2%以上,资本回报率(ROE)在15%以上,严格分类的不良贷款在3%以下,拨备覆盖率在100%以上,中国的银行业就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改制后,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5%以下,拨备覆盖率在60%到80%之间,离100%不远。资产回报率在0.6%到0.8%左右,当然离目标还有些距离,但我相信,再过个三五年应该能够做到。资本回报率现已经达到12%到14%,15%指日可待。所以,现在我们的银行已经具备了造血能力,但如果希望有较强的造血能力,还需要按照一定的标准继续努力。如果能够真正做到这些,再加上这组数据的实现,相信我们的银行一定是全世界公认的具有很强造血能力的现代商业银行。完全能够补充资本金和应对各种风险,不需要其他的帮助。

  《中国经营报》:对于商业银行关于″创新应该允许试错″的呼声作为监管者你怎么看﹖

  刘明康:银行本身就是经营风险的金融机构,银行业本身就是风险行业,其存在就是为了承担一定风险,通过为家庭和企业的融资,银行承担风险的意愿和能力,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创新当中我们是允许试错的。

  但应该注意两点。我们的银行业是吸收了大量公众存款、负债率很高的银行业,所以创新首先应该尽量避免犯你无法承受的错。因为错误都是有代价的,不能简单讲银行允许承担风险。德隆就犯了它不能承担的错,所以遭致了灭顶之灾。第二是不能犯同样的错,重复犯错,那不叫试错,而是“试蠢”。

审慎监管仍是主线2006年将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

  《中国经营报》:银监会的审慎监管措施在国家宏观调控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2006年银监会将如何利用这一手段?

  刘明康:自2005年以来,银监会通过市场化的审慎监管措施,不期而遇地对中央的宏观调控做出了科学有效的贡献。虽然银行业审慎监管制度不是为宏观调控而专门设计的,但其对宏观经济运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对于那些银行体系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更是如此。这一制度可配合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如本轮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之一是控制信贷,而商业银行实施资本充足率约束也必须降低贷款增长速度,二者目标一致,相互促进。而2006年按科学发展观将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将更需如此。

  1994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信贷规模一直保持着快速扩张态势, 2004年,我们适时出台了多项审慎监管政策,有力地配合了国家宏观调控的实施,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增幅明显合理下降。实践证明,审慎监管制度可以在控制信贷过快增长中发挥较大作用。

  同时,审慎监管调控信贷必须关注金融业结构调整。一方面需要将新的风险纳入监管范围,避免出现在信用风险下降的同时,市场风险、操作风险不断上升局面,防止不同性质的风险以及国际金融市场风险向国内扩散。另一方面,要避免监管真空,防止再出现中东欧国家商业银行通过其他金融机构发放贷款规避监管的现象。


2006年01月06日 18:42作者:温秀来源:中国经营报

  2005年银行改革的最大亮点就是国有商业银行的改制上市取得重大进展。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点评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前后的变化,表示改制后的商业银行已经初具造血功能。刘明康同时透露,2006年银监会将进一步加强审慎监管,配合国家宏观调控,“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

更有效的董事会更透明的信息披露银行改革渐入佳境

  《中国经营报》:改革之后的银行,是不是真正成为了市场经济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刘明康:在国务院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领导小组领导下,银监会积极参与了改革全过程,应当讲,我们对这次改革的成功是很有信心的。

  在过去产权单一化和利益主体单一化情况下,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所有者和经营者混为一体,即使经营不好,但因为它同时是所有者,所以国家根本无从问责。现在银行通过改革,引入境内外战略投资者,上市之后还有公众投资人,使过去产权单一化和利益主体单一化问题得到了初步的解决。当然,离根本解决的目标还相去甚远。另外,在股份制改革之后,所有者缺位和越位的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善。

  《中国经营报》:过去银行承担了很多行政职能,改制后的银行是否依然要承担这些职能?

  刘明康:改制后的银行不存在这个问题。政府早就不干预贷款了,至于“出口关”,比如企业破产方面的问题等,政府还有不同程度的、阶段性的影响但我相信,三年以后就不应存在这个问题了。

  《中国经营报》:改制前后,这些银行究竟有哪些变化呢?

  刘明康:根据我们的调研,改制以后的银行在三个方面发生了初步但很深刻的变化。

  首先是董事会发生了变化,开始真正发挥了作用。过去的董事会没有,有也是个摆设,一年也未必开一次会。现在董事会下至少设了风险管理、审计、人事薪酬、关联交易四个委员会。把董事会代表所有者的载体做实,这是一个最大也最重要的变化。

  他们每两个月或每个季度,一定要开一次很深入的会。同时我们规定审计委员会的领导一定都是独立董事,一般是是国际专才。特别是战略投资者引进后,他们的独立董事,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些独立董事和股权董事在发表意见的时候非常专业,且从不轻易盲从。过去经常讲“董事会一致通过”,现在很少出现所谓的一致通过的情况了,常常有反对票,也有弃权票。并且反对和弃权的人都会全面表达自己的意见或事先进行大量的质询。以后你可以去专访一下战略投资人的独立董事。他们都是全世界一流的,在银行里起了很多作用。而且在上市后对小股东利益的保护方面,也认真发挥其作用。改制后的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层形成了独立发挥作用,相互制衡的一个结构。现在的董事长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这是他们体会到的最大的变化,跟过去完全不一样。

  第二个大的变化是,银行经营从追求规模到讲求效益,第一次开始使用了风险资本的概念,用风险资本来配置银行资金资源和信贷资源;第一次使用了全面科学的信贷成本的概念,就是说贷一笔款不只有存款成本,还有资本成本和信贷成本。信贷成本是说,你不但要占用我的资本金,更重要的是需占用我的风险拨备,这是过去所没有的。建行已经全面使用了经济增加值(EVA)的概念,来进行整个银行的绩效考核。中国银行使用了风险抵扣后的股本回报率(RAROC)的概念。用这个方法来衡量银行各个经营单位发展的质量,是科学发展观在银行业的体现。如果说2005年银行业科学发展有一个亮点的话,这就是最大的亮点。

  我们过去是用存款增长率、贷款增长率、市场占有率的增长来衡量发展绩效,其实是一种粗放型的经营考核指标,没有体现科学发展观。因为银行很可能存款上去了,贷款上去了,市场占有率上去了,但风险可能也上去了。所以更要学会管理风险。

  第三个变化是,银行业从两本账到一本账,改革以后的信息披露和信息透明度大大加强。很多人都不知道,在2002年以前,我们的银行业大都是两本账。但改制以后的银行全部做到了一本账,信息披露质量大大提高,因为要满足上市银行的要求。现在数字一出来,马上就向社会公布,内外一本账,一模一样。

商业银行初具造血功能创新不要“试蠢”

  《中国经营报》:那么商业银行的造血机制究竟应该如何培养?

  刘明康:金融作为经济的核心,还要国家不断反哺,不断地去扶持,去输血,如何能保证经济的安全和稳定?所以银行一定要有自身的造血机制,即银行可以自己补充资本金,满足业务发展需要。国际上先进银行业有一个基本标准,即资产回报率(ROA)在1.2%以上,资本回报率(ROE)在15%以上,严格分类的不良贷款在3%以下,拨备覆盖率在100%以上,中国的银行业就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改制后,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5%以下,拨备覆盖率在60%到80%之间,离100%不远。资产回报率在0.6%到0.8%左右,当然离目标还有些距离,但我相信,再过个三五年应该能够做到。资本回报率现已经达到12%到14%,15%指日可待。所以,现在我们的银行已经具备了造血能力,但如果希望有较强的造血能力,还需要按照一定的标准继续努力。如果能够真正做到这些,再加上这组数据的实现,相信我们的银行一定是全世界公认的具有很强造血能力的现代商业银行。完全能够补充资本金和应对各种风险,不需要其他的帮助。

  《中国经营报》:对于商业银行关于″创新应该允许试错″的呼声作为监管者你怎么看﹖

  刘明康:银行本身就是经营风险的金融机构,银行业本身就是风险行业,其存在就是为了承担一定风险,通过为家庭和企业的融资,银行承担风险的意愿和能力,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创新当中我们是允许试错的。

  但应该注意两点。我们的银行业是吸收了大量公众存款、负债率很高的银行业,所以创新首先应该尽量避免犯你无法承受的错。因为错误都是有代价的,不能简单讲银行允许承担风险。德隆就犯了它不能承担的错,所以遭致了灭顶之灾。第二是不能犯同样的错,重复犯错,那不叫试错,而是“试蠢”。

审慎监管仍是主线2006年将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

  《中国经营报》:银监会的审慎监管措施在国家宏观调控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2006年银监会将如何利用这一手段?

  刘明康:自2005年以来,银监会通过市场化的审慎监管措施,不期而遇地对中央的宏观调控做出了科学有效的贡献。虽然银行业审慎监管制度不是为宏观调控而专门设计的,但其对宏观经济运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对于那些银行体系占主导地位的经济体更是如此。这一制度可配合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如本轮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之一是控制信贷,而商业银行实施资本充足率约束也必须降低贷款增长速度,二者目标一致,相互促进。而2006年按科学发展观将大力压缩过剩生产能力,将更需如此。

  1994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信贷规模一直保持着快速扩张态势, 2004年,我们适时出台了多项审慎监管政策,有力地配合了国家宏观调控的实施,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增幅明显合理下降。实践证明,审慎监管制度可以在控制信贷过快增长中发挥较大作用。

  同时,审慎监管调控信贷必须关注金融业结构调整。一方面需要将新的风险纳入监管范围,避免出现在信用风险下降的同时,市场风险、操作风险不断上升局面,防止不同性质的风险以及国际金融市场风险向国内扩散。另一方面,要避免监管真空,防止再出现中东欧国家商业银行通过其他金融机构发放贷款规避监管的现象。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